网上投稿 企业邮箱
“我和我的祖国”征文选登——我们的故事
作者:黄雪莉(广安公司)发布日期:2019-09-16 08:00:00

“妈,这次老师让我们写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,可我没觉得有什么可写的……”女儿不知什么时候,在我身后嘟哝着。我转过头,看着读高二,个头早已比我还高的女儿,合上电脑,拉过女儿的手,轻声说,“妈妈给你讲几个故事吧”,一听到讲故事,女儿的眼神顿时就亮了起来。

外婆的故事

外婆的家在四川偏远山区,出生那年刚好是1949年。刚刚经历了八年抗战迎来新生的祖国,一穷二白,百废待兴。5亿多人口中,农民占了90%,老百姓的温饱成了最大的难题。外婆排行第五,上有哥哥姐姐,下有弟弟妹妹,九兄妹全指望着曾祖父母的两双手在田地里劳作养活,可想日子过得有多么艰难。

兄弟姊妹多了,饭都吃不饱,上学自然就成了难题。外婆喜欢读书,成绩也名列前茅,每天放学后都欢喜地赶着公社的牛去吃草,只为能帮家里多干点活,让每天愁眉不展的曾祖父高兴些。可是有一天,放学回家正准备牵牛出去的外婆,被你曾祖父叫住了。“五儿……”祖父搓着满是厚厚老茧子的干枯的双手,叫住了外婆。“明天开始,就……不去上学了哈”外婆手中的绳索突然掉在地上,又俯身拾起来,背过身去抹了抹脸,轻声地“嗯”了一声,牵起牛上山了。从此后,外婆再没迈进过学堂的大门,换了弟弟妹妹们去读书。十七岁时,外婆离开家乡参加了工作。后来和同一个单位的外公成亲后,养育了大姨、二姨和我姐妹三人。

那时候正是三线建设如火如荼的时代,外公外婆都是电建工人,更是奋战在修建电厂的最前线。三班倒、白加黑、革命斗志饱满昂扬,从乐山五通桥电厂,到宜宾豆坝电厂、黄桷庄电厂,到内江高坝电厂,再转战到广安电厂……他们几乎修建了整个川南区域的火电厂。在五通桥电厂的隧洞里,往往一钻进去就是一整天;在高坝电厂的修建中,外公因公受伤却咬牙坚持。白天,年幼的我们都呆在托儿所里,直到天色已暗,才被父母接回家。一家人蜗居在工地附近的牛毛毡宿舍里,虽简陋却感觉很温暖。难得休息时,外婆也会捧起一年级的语文书,一字一句教尚在幼儿园的我拼音、识字,带我观察蚂蚁搬家。而我每一次临睡前疲惫合上眼的最后一幕,都是外婆在昏黄的灯光下缝制家人衣服的背影,那叽叽呀呀的缝纫机踩踏声,此刻似乎仍响彻耳畔……那份温暖直到现在,当我为人父母后才真正体会到。  

我的故事

在父母竭尽所能的呵护下,我毕业后参加工作,分在了川南一家中型火电厂。到单位报到的头天晚上,父母对我反复叮嘱说“三妹,爸爸妈妈修了一辈子电厂,你是全家唯一在电厂工作的孩子,那个电厂可是爸爸妈妈修建的!可得好好工作啊……”那一刻,母亲脸上纵横的皱纹舒展开来,好似一朵盛开的莲花。

后来,我和你爸爸相识恋爱成家,加上你爷爷奶奶,一家人都是电厂职工,虽不富足倒也其乐融融。工作了十多年后,由于四川水火结构的特殊性和“上大压小”政策的实施,老厂小机组退出服役。当老厂机组的烟囱爆破、轰然倒塌,我下意识望向在这座小机组干了一辈子锅炉运行的爷爷,那一瞬间,我能感觉到爷爷颤抖的双手和眼中的热度。

几年中,随着清洁能源的不断发展,原以为可以工作到退休的电厂,突然面临去留的选择。在那座电厂算是年轻人的我们,也选择了分流。爸爸在越南锦普电厂参加调试,我调动到四川最大的火电企业广安公司,而你则留在了爷爷奶奶家。

从此,一个家,在三地;一颗心,分三瓣。

女儿的故事

“妈,后面的故事我来讲吧”,女儿双手支撑着下巴,歪着脑袋调皮地说。“好啊”,我笑着望向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长大的“小姑娘”。

“妈妈你离开家时,我刚读小学二年级。白天还好,晚上常常躲在被窝里哭,因为很想爸爸妈妈……后来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,可因为你和爸爸工作忙,每天只能送我过马路到站台,自己乘公交车去上学……那时候我心里还埋怨过你们呢,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接送,只有我…….”女儿的眼眶突然就红了。我揽过女儿,愧疚地抚摸着柔顺的头发。

是啊,那时候刚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一切都要依靠自己。 “可是,我们也因此结识了不少新朋友啊,妈妈在这边有许多好朋友,你在学校和小区里也结识了不少好朋友,是吧?”至今还清晰记得,初到广电时,一下车,听到的是一声声“欢迎回家”的暖心话,握住的是一双双热乎乎的双手,感受到的是一颗颗滚烫的心,谁说他乡就不是故乡呢。

“哦,对了,我还没告诉你呢,今年我们学校组织参加你们电厂开展的‘度度关爱'活动,我踊跃报名就是想要去看看你们工作的地方,究竟是什么样子?”

“参观感觉如何?”

“嗯,超出我的想象……以前我总觉得火电厂污染很大,现在全世界都在提倡环保节能,传统的煤电生产肯定很落后。可是当我们走进厂区时,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绿树掩映,鸟鸣啾啾,这哪里是火电厂,明明就是我们身边的一座大花园嘛。讲解的叔叔说,那几座高耸的凉水塔冒出的可不是污染的烟尘,是循环利用后的水蒸气;厂里几台大机组都已进行超低排放改造,连煤场里大山样的煤堆都覆盖了防风抑尘网。我还听叔叔说,现在厂里不再只是发电,还能给周边工业园区企业供热,还可以掺烧像秸秆、垃圾类的生物质耦合发电,将来还会向城区居民供热制冷呢”,女儿说到兴头上,开始手舞足蹈起来,“噢,妈妈,我知道该怎么写了!”

看着女儿欢快离去的背影,我也转过头,重新打开电脑,电脑笔记本屏幕上,正好显示着“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庆祝建国70周年征文比赛的通知”,不觉会心笑了。

高手联盟高手坛云集各路a